順豐 » 文苑 »

芮海林:醉書

一位作家説,沒有一艘船能像一本書,也沒有一匹駿馬能像一頁跳躍的詩行,把人帶到遠方。我讀書之時,正是書融化我之日,然後重新整合一個別樣的我,書,是我另外一個母親。

2020-11-27 16:46

陳宏康:到處“碰壁”

儘管兒子因穿着不講究在國內外不斷碰壁,但他30多歲就取得了終身教授資格。據説,終身教授是美國的鐵飯碗,你只要不犯罪,就可以終身坐在這把安樂椅上。還有,最重要的是,...

2020-11-27 16:43

關峯:雁聲在冬天裏綻放(詩)

雁聲在冬天裏綻放, 雁飛何處是故鄉? 雁過之後一地殘殤, 誰還在麥田裏徜徉? 雁行後留下半闋寒光, 迎着陽光奔向南方。 雁聲在冬天裏綻放, 丟下無須掩飾的惆悵。 悠長的...

2020-11-27 16:39

王熙之:少年冬天不缺雪

其實,我們的生命早習慣於四季分明的變換。如今,雖然生活在長江之南,卻常常經歷着見不到雪的冬天。冬天沒有雪,我們似乎感覺不到冬天的味道,這也是一種沒有寒冬的失落吧...

2020-11-27 16:35

蘇更生: 庖丁與屠夫

每當讀到莊子《庖丁解牛》中描寫庖丁解牛時的動作:“手之所觸,肩之所倚,足之所履,膝之所踦,砉然向然,奏刀騞然,莫不中音:合於《桑林》之舞,乃中《經首》之會”時,...

2020-11-27 16:32

唐先武:江淮文河裏的一滴水珠

此後,我走過很多山水和歲月,當我身處在浮華或孤單中時,便會想起我啓程的那個地方——想起記憶中影影綽綽的風景與人,於是,用筆錄之一二,便有了這本書《故鄉,已是驛站...

2020-11-27 16:29

張文娟:最好的“靠山”

其實,最好的“靠山”是自己。與其低三下四地乞求別人,不如昂首挺胸地做好自己。自己去學習,自己去磨練,自己去挑戰,不斷激發自己的潛能,實現自我的突破與蜕變。

2020-11-27 16:23

葉志勇:不同的芳香

我的兩位學生,在校可以説是成績相差很大,但有經驗有愛心的老師會知道,他們的潛力都是巨大的,他們的前途都是不可估量的。怕就怕,社會、家庭與學校,在他們還未真正展翅...

2020-11-27 16:20

趙聞迪:人口普查二三事

​透過普查表上的信息和數據,我彷彿看到一個個充滿希望的家庭,一幕幕欣欣向榮的圖景,匯聚起來,不就是一幅祖國蒸蒸日上的大圖景嗎?

2020-11-27 16:18

單兆偉:葦蓆

我拿着這個蘆葦葉往臉上蹭了蹭,還是有點火辣的癢。一不小心碰到了眼睛,眼淚瞬間就出來了,我慌忙用手去揉。恍惚間,我彷彿看到了編席的老屋,還有那個像模像樣給大夥説書...

2020-11-24 15:39

周芳: 冬寒牀暖

至今,仍舊喜愛夜讀的我,冬讀最佳之地仍是牀上。倒不是用來躲避嚴寒,而是早已習慣了記憶中母親賦予的暖牀,它一直和文字一道,給了我心靈的熱度。

2020-11-24 15:36

裴東昇:腳步與腳尖

寫作亦如走路,其目的在於目標,只要腳步——總體的方向是對的,不管是內八字還是外八字,只顧往前走就是了;如果時時刻刻都要注意腳尖的方向,必然會舉步維艱

2020-11-24 15:32

筱竹:蘆花出嫁了(組詩)

山塘邊,野坡上,小溪旁 一眾待嫁的新娘 拎着裙裾候新郎 風吃了蜜一路搖搖擺擺報着喜信,撒着喜糖 ...

2020-11-23 16:55

方義華:金色的沃土

養着我們的地土啊,廣闊肥厚,抓上一把看一看,是金黃的。 天上的陽光,浩蕩如江河,張臂伸手,捧一捧賞一賞,除了金黃還是金黃的。

2020-11-23 16:51

樊慶廠:院裏有棵柿子樹

我們相處了這麼多年,我給它帶來呵護,它孕育着果實,這是人與自然的相融,也是人與自然的情緣。人在自然環境中成長,自然環境也要靠人類來呵護

2020-11-23 16:44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