順豐 » 國內新聞

杭州15年前浮屍案告破 死者留下的小紙片成破案關鍵

弟弟有精神疾病殘忍哥哥竟在其睡夢中下殺手

“15年了,這起命案終於破了,沒想到兇手是他!”一直追蹤此案的下城刑警楊繼軍昨天感嘆不已。

15年前2月份的一個晚上,杭州石橋地區一偏僻的鐵路橋下水渠裏浮起了一具腐敗的男性屍體。

死者年齡35歲左右,身高1.70米,身材中等。經法醫檢驗,死者系他殺,頭部有鈍器擊打傷,有生前溺水反應,死亡時間約在春節前。兇手何在?楊繼軍站在寒風中思索着。

鐵路橋下浮起的男屍

身上有三組奇怪的數據

下城警方連夜成立專案組。楊繼軍所在的重案中隊,首當其衝地投入到該案的大規模走訪排查和分析研判中。

“那時候科技手段沒有現在這麼先進,排查是我們刑警破案最基礎也是最有效的手段,幾乎整個刑偵大隊都出發了。”楊繼軍回憶説。

考慮到死者有可能是周邊農居房的暫住人員,專案組對附近石橋、東新、江干地區筧橋、閘弄口等將近20個村的農居房挨家挨户進行走訪,排查是否有突然離開或失蹤的男子……

然而,一切努力就像大海撈針,始終沒有收到令人興奮的消息。於是,大家把目光聚到了死者衣服口袋裏的一張小紙片,紙片上寫着一串楊繼軍至今記得的數據。

這是一組列車信息。三趟火車線路如下:K1379無錫至南寧、K149上海至湛江、K181上海至昆明,三趟火車交會的車站有14個,而其中永州、全州、柳州、桂林、黎塘這五個地方只有這三趟火車能到。

死者當時穿的棉毛褲,是廣西柳州的一個鄉鎮廠產的。死者很有可能是廣西一帶的人。然而,血跡鑑定的結果卻讓大家提起的希望落空。侷限於當時的偵查技術,受害者和嫌疑人的身份都沒有明確。偵查工作陷入僵局,案件成了懸案,積案。

家族成員對偵查員三緘其口

統一説當時分家了

15年後,當年那個重案中隊的年輕刑警楊繼軍,已成長為分局刑偵大隊的副大隊長。

2019年年末,隨着技術手段的發展,刑事技術部門對該案現場痕跡物證再次進行深度分析,發現死者很可能來自廣西來賓的一個韋系家族。這個消息令楊繼軍和同事們都很振奮。“明確屍源,命案就破了一半。”

偵查員們立即收拾行囊趕赴廣西來賓開展工作。通過連日走村串巷,最終將死者的身份明確為入贅韋家的覃某的七弟:覃某屬。

有人提到,老七覃某屬在失蹤前可能和老六覃某煤在一起。偵查員開展工作後發現死者確係覃某屬,有精神病史,時而正常時而不正常,在廣西的精神病院有住院就診記錄。覃某煤則有盜竊前科,多次被判刑和勞教。

結合之前外圍走訪得到的信息,覃老六有作案嫌疑。

今年10月20日,楊繼軍帶隊二赴廣西。出乎意料,家族成員一開始對偵查員三緘其口,統一説當時分家了,對覃老六覃老七不瞭解。

家屬謹小慎微的態度,更加印證了偵查員的猜想。偵查員欲擒故縱,故意先收兵觀察一家人的反應。果然,覃老六購買車票、安頓家人……準備出逃。

覃老六有重大作案嫌疑,不能讓他跑了。10月28日,專案組三赴廣西,決定對老六覃某煤實施閃電式抓捕。

抓捕當天,覃某煤在村口小道上一眼認出之前接觸過的偵查員,倉皇逃竄,四面八方而來的警察迅速將其按倒在地。

弟弟有精神疾病

他覺得是個累贅

通過審訊,警方攻破了覃老六的心理防線,他交代了殺人的事實。

覃老六説,弟弟覃某屬有精神病,治病花了原本並不富裕家庭的大量錢財。在覃老六眼裏,精神病弟弟成了家庭的累贅。

2005年春節前夕,覃老七到柳州找到覃老六,想跟着一起打工,覃老六藉機把他帶到上海火車站想把弟弟丟在人羣中,任其流浪。最終,覃老七向車站民警尋求幫助,於是覃老六再把他帶到杭州。在火車東站附近將其丟棄,卻再次被民警送回。

覃老六見丟不掉覃老七,便萌生了將其殺害的想法。他到附近商店買了把榔頭和兩牀棉被。當晚,他帶着老七,説是去工地找工作。沿着鐵路線一路走過去,一直走到石橋偏僻路段,找了個涵洞,兩人睡了下來。等老七睡熟後,他便向老七揮起了榔頭……事後,他用被子將老七一裹,連人帶被子推到河道里。

現覃某煤已被依法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之中。

本報記者 陳蕾 通訊員 劉文逸

返回頂部